产品中心
广州国际灯光节开幕 市民忧不节能存光污染(图)
来源:小九直播nba免费观看全集    发布时间:2024-07-10 08:10:48

  法国里昂灯光节,在剧院外墙上用灯光效果“创造”出可以扭腰、膨胀的建筑外形

  火树银花、珠江辉映。9月26日“广州国际灯光节”(以下简称“广州灯光节”)开幕。广州市建委副主任陈亚新介绍,作为第一届广州国际灯光节,广州市采取了“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的模式,政府部门免费提供从花城广场、海心沙到广州塔的新中轴地区,企业则出资筹划奇幻的灯光效果,而老百姓则能够轻松的享受一场为期20天的“露天party”。

  广州首次试水灯光节效果如何?有市民担心,灯光节会不会造成“光污染”或能源浪费?有很大的可能性今后每年都有的广州灯光节,如何让市民、政府、企业三方满意?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何艳玲建议政府部门:政府不能关门办事,而应广开言路,事先征询民意。

  “灯光节漂亮是漂亮,但这么多强光集聚,会不会造成光污染?”9月28日晚,在花城广场散步的市民刘先生表示疑虑。

  射灯满天、人潮涌动,羊城晚报记者刚从地铁珠江新城站出来,就觉得“大阵仗”。站在花城广场上,珠江对岸的“小蛮腰”在漫天白色射灯辉映下呈现绚丽缤纷的身影。远处,数不清的射灯光柱朝天摇曳,近处海心沙上同样一片璀璨,比起亚运会开幕式不遑多让。

  广场东西出入口的人行小路将用LED串灯铺就顶棚,形成一条300米的视觉长廊。红、绿、蓝多色变换,游客从中穿过,似乎在穿越时空走入一个魔幻世界。

  对于灯光节,市民们在赞扬的同时,也有一些顾虑。一是光污染。“这么多射灯,亮度这么大,会不可能影响周边民居?”很多人表示疑虑。记者巡查了周边地段,发现在珠江北岸,灯光节的主要用于布展,很少采用射灯;海心沙岛上也是采用以照明为主的灯具,即使开了射灯,也都是朝着天空或者江面照射;广州塔附近地区的射灯,大多数是朝天照射,或对着海心沙岛照射过来,也避开了民居。住在花城大道碧海湾小区的居民卢阿姨说,“觉得窗外要亮很多,感觉像白天,尤其是珠江两岸的LED显示屏有些晃眼。好在晚上11点钟熄灯,所以不可能影响睡眠。”建委有关人士解释,灯光节绝大多数使用的都是冷光源的节能灯,不仅节能,光照“骚扰度”也比较低。

  第二个顾虑则是耗能。据介绍,像花城广场和海心沙周边,在连续不断地开展灯光表演的情况下,每晚只比平时多耗电费约2000元,且全部由照明企业“埋单”,面对这一说法,刘先生毫不客气地说:“2000块?没可能吧。虽然灯光是挺好看,但既然是宣传节能环保,开灯本来就是浪费。”

  陈亚新表示,今年是广州首次举办灯光节,以后将逐渐完备这个灯光盛会,初步打算今后每年的9月底至10月初都举办类似的灯光节,让承办商、设计人员共同展示最新照明产品和创新成果。而对于市民最关心的灯光节的费用,他表示是采用“政府塔台、企业唱戏”的模式,政府通过整合现有市场资源、带领企业参与,走市场化道路来举办灯光节,而灯光节期间的电费,室外展示部分主要由承办企业埋单。

  灯光节企业埋单,哪些企业有份?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开幕式现场由锐光照明负责,海心沙、花城广场主题灯光区域等由良业照明落实,而专业灯展则由保利集团操刀,最后的闭幕式在海心沙举行,由城投集团主办。其中专业灯展有展位费可收,闭幕式演出有门票收入,但锐光照明、良业照明为什么愿意做“赔本生意”?记者为此采访了其中一家主办企业锐光董事总经理梁英毅。

  梁英毅和记者说,为了这次灯光节,企业投入不菲:“虽然打算在LED显示屏上植入一些广告来抵偿部分成本,但净支出应该还是要几千万元。”作为企业,之所以做“赔本生意”,看重的是社会效应和行业影响力。“这次开幕式晚会的烟花就花了好几百万元,我们购买的是浏阳熊猫烟花。我去浏阳的时候发现,浏阳每年一次的花炮节,都是当地烟花企业的一场PK大战,当地会同时选出30-40家企业现场比赛自己的烟花鞭炮。也正是这种PK,让浏阳烟花走出‘拼低价’的怪圈,而步入质量至上的良性竞争。我的公司本身就是系统集成商,也希望能靠广州灯光节,作出整个灯具行业良性竞争的效果。”据了解,浏阳花炮节从1991年举办第一届,今年10月将举办第10届,20年间,浏阳从“中国烟花之乡”蜕变成全球最大的花炮生产和出口基地,国际市场占有率高达60%。

  市民小璐认为,广州灯光节不够“放得开”:“中规中矩的东西比较多,整体金碧辉煌,创意却不够。我看过去年的法国里昂灯光节,设计师以宫崎骏《哈尔的移动城堡》为灵感来源,在教堂的外立面上,创造了一个大自然的奇幻世界;又用‘空气建筑’灯光秀的形式,在剧院的外立面上,模拟出的变形的剧院,还可以随着音乐的变幻而拉伸、扭曲、旋转,给我非常深刻的印象!”

  够炫的灯光节是怎样的?已有近160年历史的法国里昂灯光节,是全世界最知名的灯光节,虽然已百岁高龄,但“创意”一直让里昂充满期待。今年广州灯光节,组委会便专门从法国请来了曾参与里昂灯光节表演设计的灯光艺术设计师,用20天左右的时间完成了整个新中轴的灯光表演景点和开幕式的灯光秀。但梁英毅也承认,一个精美的灯光秀,20天是绝对不够的。

  据了解,去年12月8日的里昂灯光节,在市中心和周边80余处地点准备了风格各异的灯光秀,炫目的表演像魔幻巨轮、雪球世界、空中花园、城市丛林等,用璀璨灯火讲述一个个关于光影与建筑的传说。里昂灯光节已成为当地居民和慕名而来的世界各国游客的固定节目。

  “政府搭台、企业唱戏,广州办国际灯光节,政府节省了公共财政支出,企业博了宣传,本来是没问题的,但为什么还是有市民提出异议?就是因为少了一道程序征询民意。”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何艳玲建议政府部门:办好事,也需要遵循程序。

  何艳玲表示,对于政府无偿提供公共场地、企业自愿出钱办展、市民可免费“趁墟”过节的这个构思值得提倡,“如果不这么做,政府要在国庆期间为市民提供更多的娱乐项目,就必须公共财政出钱。现在将公共场地的使用权临时借给企业,企业为设备和管理运营埋单,只要双方都是自愿的行为,出发点是合适的。”

  但是,对于政府习惯于自己谋划、直接决策的办节流程,何艳玲认为,有一个重要的环节不能省:征求公众意见环节。“应该广开言路、听取市民的意见。比如能提前向市民公布策划方案,让老百姓享有充分的知情权和评论权。要知道,一件事总是有利就有弊,如果能在正式实施前,先了解大家的意见,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一方面能够避免一些可能犯的错误;另外一方面也能了解民意,让灯光节办得更加‘讨喜’;此外还能扩大灯光节的宣传影响。”

  广州国际灯光节举办时间为9月26日-10月15日,为期20天,在广州的花城广场、海心沙、广州新电视塔和珠江沿岸等城市空间,通过光影结合、照明新技术应用,映照出山、水、景、物等绮丽画面。与其他国外城市的灯光节相比,广州灯光节的最大特点是利用全市现有灯光基础,举办集中的室外灯光秀。